冰雪运动进入北京时间 中国发展仍存不均衡现象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7 00:42

冰雪运动进入北京时间 中国发展仍存不均衡现象

2018-02-27 12:58来源:搜狐综合体育冰雪/冬奥/雪车

原标题:冰雪运动进入北京时间 中国发展仍存不均衡现象

(搜狐体育独家稿件 严禁转载)北京时间2月26日,1金6银2铜,这就是中国代表团在本届平昌冬奥会上所取得的成绩,虽然奖牌榜第16位的成绩并不是十分尽如人意,但是在参赛环境复杂、欧美选手强势崛起的情况下,能够有如此成绩,已经实属不易。不过需要注意的是,冬季项目80多个项目,中国队只有50多名运动员,近一半项目没有人参加,在即将到来的北京冬奥会周期当中,留给中国需要填补的空白还太多太多。

“冰强弱雪”,这是中国冬季项目带给外界的普遍印象。每一届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的冲金点大多来自冰上,雪上项目的单板滑雪U型场地与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虽然实力不俗,但这两个项目属于打分项目,主动权在裁判手中,并且技巧类雪上项目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滑雪运动。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共设15个大项,98个小项,其中雪上项目的金牌占总金牌数的70%以上,“雪重冰轻”才是冬奥会和世界冰雪运动的基本特征。在这一方面,中国似乎本末倒置了。

在近5届冬奥会上,德国、美国、挪威、加拿大、俄罗斯和奥地利6支代表团“垄断”了奖牌榜的前三名,其中,德国、美国和挪威在近5届冬奥会上的奖牌总数均超过了100枚,加拿大、俄罗斯和奥地利3支队伍近5届冬奥会的奖牌总数也都在90枚左右。由他们组成的“第一集团”,几乎每届冬奥会都可以席卷近六成的奖牌,这些奖牌绝大部分来自雪上项目。

在索契冬奥会的15个冬奥大项中,中国有6项缺席。在雪上赛场,雪车、钢架雪车、雪橇、跳台滑雪以及北欧两项的比赛,中国队只能充当看客。其中,雪车和雪橇以追求生死时速为目标的项目充满刺激和危险,而巨额的投入也令人望而却步。雪车和雪橇的共用赛道耗资高达近5亿元人民币,一辆售价至少20多万元人民币的雪车,欧美高水平运动员一两年就会弃旧换新。高投入、高危险能否换来高产出,成为我国是否开展这个项目的症结所在。

2018年的平昌,中国迈出了很多个“第一步”。15岁的张可欣,16岁的毛秉强,17岁的孔祥芮, 一批年轻小将出现在平昌冬奥会的赛场上,中国队选手在7个雪上小项上完成奥运首秀,可以说是为四年后的北京冬奥会积累了宝贵经验。在今年的平昌冬奥会上,中国队选手在跳台滑雪女子标准台、男子四人雪车、男子双人雪车、男子钢架雪车、单板滑雪女子平行大回转和自由式滑雪男、女U型场地技巧共7个小项上第一次站上了冬奥赛场,常馨月上演中国队女选手跳台滑雪冬奥“第一跳”,在35名参赛选手中名列第20。在奥林匹克滑行中心,耿文强完成中国队在钢架雪车男子个人赛上的冬奥“第一滑”,位列第13。张可欣腾空一跃,中国队选手正式踏上自由式滑雪U型场地技巧冬奥赛场。这位15岁的小姑娘最终获得第九名。虽然在经验上还有所欠缺,但是首次站上冬奥赛场的各位小将,他们的表现已经可圈可点。

作为传统项目,跳台滑雪和北欧两项已然向中国代表团关闭大门。北欧两项可以看作是跳台滑雪的延伸,由跳台滑雪和越野滑雪两部分组成。这两个项目对场地硬件有着相当高的要求,在欧美国家,已经形成了一套系统的训练台,跳台由小及大,有利于运动员循序渐进的提高。另外,滑草跳台的建设,也为运动员们夏季训练提供了帮助。2006年的都灵冬奥会,中国代表团第一次参加了跳台滑雪的比赛。但在温哥华和索契冬奥会上,中国选手因积分不足未能获得参赛资格。目前,中国跳台滑雪仅在吉林开展,全国的运动员只有20人至30人。与滑雪传统大国相比,中国跳台滑雪的训练条件比较艰苦,没有成体系的跳台训练条件,使用期也只有冬季的两三个月,再加上训练理念和方法落后,致使跳台滑雪一直是中国滑雪项目中非常薄弱的一项。

越野滑雪项目堪称“雪上田径”,属于雪上基础项目,在冬奥会上与之相关的项目金牌高达24枚。从1980年开始,中国越野滑雪队共参加了9届冬奥会,在都灵冬奥会上,中国队曾获得了历史最好成绩——女子接力第13名、王春丽获得女子10公里第18名。与越野相关的冬季两项最佳成绩也只是由于淑梅在长野冬奥会上获得的女子第5名。据了解,如今中国选手在国内非雪季时只能依靠轮滑场地训练,且符合越野赛道要求的选择并不多。出国训练,虽具备了经济条件,但签证时限也令运动员们无法完成科学的训练周期。

但是需要看到的是,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驱动下,我国的冰雪运动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更多民族参与,满族、哈萨克族等各族运动员奋勇拼搏,这也是我国冰雪运动的可喜发展。2016年1月,在新疆举办的第十三届全国冬季运动会开幕式上,180名来自乌鲁木齐水西沟中学的学生在冰上翩翩起舞,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仅仅几年前,这些孩子中很少有人掌握最基本的滑冰技能,如今,从水西沟镇走出的夏开尼已经踏上平昌冬奥会的赛场。近年来,我国在速度滑冰等冬季项目中已涌现出不少优秀的少数民族运动员,同为哈萨克族的名将热汗拜-塔拉布汗已是中国速滑队的领军人物之一。平昌冬奥会的中国代表团中,来自汉族、满族、回族、蒙古族和哈萨克族等多个民族的运动员,携手为中国队奋勇拼搏。

除了继续加强群众基础之外,各省市体育局联合,高层的重视支持,以及大胆的体育改革,都是中国冰雪运动发展的必备条件。“中国在越野滑雪上的差距是全方位的,不是哪一项改善了就能解决。”中国越野滑雪队总教练李晓明说,“越野滑雪上进步不大就导致冬季两项等各个传统雪上项目的萎缩。20世纪80年代,我参赛时就是五六十名,现在前进得不多。”在他看来,人才短缺是中国越野滑雪面临的最大问题。“现在越野滑雪的人才正在萎缩,家长都不愿意把孩子送来练越野滑雪。”

与运动员相比,教练员同样存在人才上的短缺。李晓明透露,现在国内越野滑雪的教练总共也就10多个,基本上每支队伍只有一到两名教练。李晓明说,这次东道主俄罗斯队光专职打蜡的工作人员就有25人之多,而中国队只有他一名教练员,不得不将打蜡、磨板等工作承担起来。“如果说8年前能招上来20人,现在也就能招四五人。”中国冬季两项队领队安彬彬说,“北欧选手为什么在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上优势明显?因为那里一年四季都可以滑雪,瑞典、挪威等国家的很多运动员从4岁就开始滑雪,走路都不稳的时候就会滑雪。在中国只有冬天有雪,雪期限制了我们的成长。”

平昌冬奥会已经成为过去时,冰雪运动员重新踏上了通往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快车道。对于作为东道主的中国选手来说,如何利用这最后的四年时间,由点及面,全面提升冰雪运动水平,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Alse)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